無常

諸行無常 黑暗無方
恐懼無間 行走無言
INS:TO.9

戰後日本,舞踏興起,川本裕子,到訪渝城






PS:

舞踏

或称暗黑舞踏暗黒舞踏, あんこくぶとう, ankoku butō, Butoh),是现代舞的一种形式,由日本舞蹈家土方巽大野一雄二次大战后所创,企图破坏西方对于表演、动作、和肢体的传统美学观点,追求肉体之上的心灵解放和自由。


舞踏的舞者通常全身赤裸并涂满白粉,表演中常包含呐喊、扭曲、匍匐、蟹足等元素。80年代以后,日本舞踏逐渐受到欧美舞蹈界的欢迎和重视,国际上各个艺术节、舞蹈节中也更常看见舞踏的表演。如今,日本舞踏已和碧娜·鲍许舞蹈剧场美国后现代舞蹈Postmodern dance)并列为当代三大新舞蹈流派。


     二次大战结束后,日本政府和社会主动或被动地接受了大量的西方价值观。国家透过家庭、学校、工厂、军队逐渐形成单一化的身体语言,不管是战前的军阀主义或战后的株式会社文化,呈现了市民社会理性、高效率、同一化的价值取向,而在这些价值观的主导下,日本人的身体语言日趋同一化。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对战败所采取的低姿态,以及后续签订美日安保条约之允许美军进入日本等丧权之行为,造成日本国内知识分子群起抗议,学生运动也因此高涨。


在此背景之下,意在挑战权威、颠覆制式、摒弃西方价值导向、探索日本传统舞踊、并诉诸日本人身体美学的舞踏,于焉而生。


     第一支舞踏作品是1959年土方巽所演出的《禁色》,改编自三岛由纪夫的同名小说,由于演出形式对当时的舞蹈节观众而言过于耸动,当局一度禁止土方的演出。


在这次演出当中,土方将他自己的表演形式称为“Dance Experience”,直到60年代初期才开始使用暗黑舞踊一词。而后,又因为“舞踊(まいおどり)”一词为已存在的日本传统艺能的一种,故改用更为古老的“舞踏”。


川本裕子KAWAMOTO Yuko

舞踏艺术家


“即使只是站立着,也拥有可以改变气场的存在感”。


川本裕子是日本年青一代罕有能深入探索并掌握土方巽理念与技法的舞踏艺术家,而川本裕子在土方巽晚期弟子和栗由纪夫门下多年潜心研习、得其精髓。 


1991年,川本裕子师从土方巽后期弟子和栗由纪夫。此后,直至1998年退团为止,在“和栗由纪夫+好善社”作为主要舞者。 2000年创立舞踏团体“东云舞踏”,并出任艺术总监。

为了探寻舞踏的新生、构建舞踏与多元文化的融合,川本裕子创建了研究项目“舞踏树”。该项目包含亚洲各地区艺术家,其目的是以舞踏的种子、在不同时间空间中寻求超越类别限制的自由解释。 


其主要创作作品包括,《Hitobire》(THE 4th PARKTOWER NEXT DANCE FESTIVAL参演作品)、《春之歌》、合作编舞作品《0120》(川本裕子×点灭)、《CURATURS OF METROPORIS》(与Frances Barve合作作品、London Butoh Festival邀请作品)等。


“「从改变重心开始」 


于站立的状态,将重心由一只脚移动到另一只脚,并向前迈去,就可以走出一步。如此反复,遂形成走路的姿态。我们每天都聚焦于改变自我行为的重心之上。无论何时何地,保持重心、平衡身体,并跟随重心的移动改变存在。舞蹈就是从那一瞬间开始。 


1950年代,日本各地风起云涌的艺术革命中出现了舞踏的身影。直至1970年代,舞踏在艺术世界广泛传播,对各领域的艺术家产生了深远影响。如今,舞踏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在不同的环境中兀自生长。再生的舞踏也因此拥有了源自不同土壤的特质。 


舞踏最初的动作源于田埂间的行走。此次,我想要和大家在工作坊中共同发掘行走这一主题,探寻背负历史性、地域性的身体在舞踏的行走与舞蹈中能够剥落出怎样的果实。” 


——川本裕子

评论(16)
热度(81)

© 無常 | Powered by LOFTER